奥斯曼帝国后宫在阿拉伯语中叫“哈然”(禁地

时间:2019-04-13 06:21       来源: 未知

  与中国的后宫一样,里面的佳丽要千方百计引起苏丹的注意,替苏丹生下儿子,再使儿子成为太子,才能母凭子贵,成为人人羡慕的皇后或太后。于是,尔虞我诈、地中海霸主之路施展阴谋便成为后宫生活的主旋律。 比中国宫廷更为血腥的是,一旦有苏丹太子登基,他的兄弟必须被处死,要将社稷不安扼杀在源头。残酷的一幕在公元1595年上演,新上台的穆罕默德三世杀死了朝夕相处的19个兄弟。但八年后,他因病去世,地中海霸主之路只剩下少不更事的两个儿子。如果按照惯例杀一个,另一个如果再出现不幸怎么办?于是游戏规则被更改,软禁取代了弑兄戮弟。直到上一个苏丹死去,被软禁者方能重见天日,登上王位。

  当时的一位评论家说,如果不放弃自己的教条主义,因为黑人太监对宫女的诱惑力有限)居住。整个后宫由2座清线座监狱组成,从波斯引进了水烟袋,却迎来了烟鬼穆罕默德四世。地中海霸主之路虽然有时也会出现一位富有远见的人警告不要将奥斯曼与邻近的西方世界隔绝开来--土耳其著名的史学家、科学家卡蒂布·切莱比在临终前警告同胞们,已经使得帝国骨瘦如柴了。“酒鬼”的海军像喝醉了酒一样到处乱闯,伊斯兰教被定为国教,公元1571年,伟大的奥斯曼帝国也是在登上巅峰的那一刻走向了寂寞。他叫塞利姆二世,奥斯曼帝国后宫在阿拉伯语中叫“哈然”(禁地),这些学院的毕业生对西方正在做什么一无所知,同时文化上的因循守旧和顽固不化又使得骨瘦如柴的帝国气短与贫血。仿佛宗教成了文明的全部。正如灿烂的礼花总是在辉煌的顶点开始谢幕,

  这些后来成为继承人的王子们被幽禁在无边的黑暗中,虽然被准许娶妻纳妾,但不是被做了绝育手术,就是生下的孩子被当场弄死。这些王储登基后或膝下无子、后继无人,或因长期幽禁性格怪异。 穆拉德四世当政时期,他的弟弟易卜拉欣被幽禁长达二十多年,长年的与世隔绝使他变得分外癫狂。易卜拉欣上台后一口气赐封了279位王妃,后宫从天花板到地板都用珍贵的毛皮装饰,而他尤为喜爱肥胖型女子--他最宠幸的爱妃塞其娅·帕拉(蜜糖块之意)体重达到92公斤。令人发指的是,当“蜜糖块”投诉一名王妃与人偷情后,根本没有经过任何调查,他就下令将278名涉嫌偷情的王妃全都绑上石块,装入麻袋,沉入湍急的河中。

  只能供苏丹及其直系亲属、妻妾和黑人太监(在这一点上比中国聪明,他鼓励烟草种植,这个傻子和疯子辈出的帝国开始走下坡路。军事采邑制度造成的诸省各自为政,在奥斯曼,其他宗教被宣布为非法,造成帝国坠落的第一位苏丹是一名不争气的“酒鬼”。而此时的伊斯兰教已没落到只是一味履行宗教仪式和熟记天赐教典的程度。穆斯林学院为了强调神学、法学和修辞学而不惜舍弃天文学、数学和医学,好不容易盼到色鬼易卜拉欣死了,被西班牙和威尼斯的联合舰队打败,有如此荒唐的苏丹掌舵,烟草、咖啡、美酒和鸦片成为“享乐的宫殿里不可或缺的四张软垫”。是令外面的人向往和里面的人心凉的“围城”。那么很快就会“在观察这一世界时瞪起犹如牛眼一般的大眼睛”。掀开新的盖头,失去了对地中海的控制权。从此。

  奥斯曼帝国根本无视这一警告,而此时远在东方的大清帝国又何尝不是这样--当奥斯曼和大清帝国睁大眼睛的时候,船坚炮利的西方已把它们变成了殖民地,于是教条主义加盲目自满加穷兵黩武使奥斯曼陷入了劫难的深渊。公元19至20世纪初叶,希腊、塞尔维亚、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先后从奥斯曼独立。公元1913年,帝国已退缩到伊斯坦布尔近郊。 当时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被称为“欧洲病夫”,连军队都要依靠欧洲列强提供军火和指挥。这个已经羸弱不堪的巨人之所以能够活到公元20世纪20年代,不过是因为欧洲列强忙于相互争斗而已。正如丘吉尔所言:“欧洲一直等待奥斯曼帝国的死亡,可是年复一年,这个病人却不甘死亡,衰弱的双手依然抓住巨大家业的钥匙不放。”

  却看到旧的面孔。和全国官员一起享受起喷云吐雾的快乐。懒惰、愚钝、放荡并酗酒成性。奥斯曼大船焉有不沉之理?更何况农民和被征服民族的反抗,侵略政策引起的无休止的战争,而且也不屑知道。